科技坟场的悲歌:你淘汰的手机成了环境污染恶梦

科技坟场的悲歌:你淘汰的手机成了环境污染恶梦

随着日新月异、推陈出新的科技产品,愈来愈多消费者选择走在时代尖端,藉着一支支功能比别人酷炫的智慧型手机、笔记型电脑、穿戴式装置,吸引他人投以羡慕之眼光。许多人跟随产品上市的进度追求潮流,但不断汰旧换新的后果,让随之产生的电子垃圾成了棘手问题,更成了环境和百姓的恶梦。

你可能从没想过,你丢弃的手机最后会沦落到哪里──由于它有许多有毒金属物质,在分类处理上的细节十分不易,但却因为贵金属额外提炼出的价值,成了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生活诉求的温饱。

像是在中国广东贵屿,便素有「电子垃圾国度」的讽刺称号,大量被人们丢弃的科技产品在此被支解、拆卸,用特殊的化学提炼方式提取贵金属如金、银、铜等元素,就连塑胶也会被溶解再利用。只不过,那背后的代价不只是污染,人们也在日积月累的毒素侵害下,变成健康难以挽回的遗憾。

科技坟场的悲歌:你淘汰的手机成了环境污染恶梦

《Asian》报导,根据联合国最新的报告显示,全世界每年产生 5,000 万吨电子垃圾,但这其中却只有 20% 有被正式机构回收,其余大多会在垃圾掩埋场,或在开发中国家进行非正式回收。

以印度为例,该国每年自己会产生 200 万吨的电子废物,但他们还从世界各地进口电子垃圾,除了国家能赚取一些费用,实际第一线作业的员工,也只能靠这种方式,换取微薄的生活所需。

调查发现,印度超过 95% 的电子垃圾,是由非正统的拾荒者来进行处理,他们私自接单,不受正式的组织系统管制或经营,而是在拥挤的贫民窟住宅区内,处理不同的电子垃圾──在包含儿童的数百人内,分工面对手机、平板、电脑、电视机、电池等。

在这些地区,工人们忙着拆除产品的部件,并将电路板、电池、显示器等分门别类,由于手法大多为土法炼钢,加上没有专业的防护用具,许多人甚至根本没有戴手套、口罩、软胶鞋等配备。

科技坟场的悲歌:你淘汰的手机成了环境污染恶梦

由于电子垃圾的特殊性,需要较高科技水準才能实现无害化处理,而印度当地居民则採用最简单的加热、酸洗等方法进行清理,造成了当地相当大的环境污染。在长期焚烧电子垃圾下,该地区无论是空气,水源还是农田,都已经被深度污染。重金属超标的农田无法持续耕种,被污染的水源更无法饮用。

在提炼的步骤,工人会先将电路板进行加热,再烧熔电线提炼出铜金属,接着以强酸洗淋晶片,藉此分离出金块──这样的传统手法从多年前就已经存在,虽然原理简单,但不论燃烧之废气或倒入水中的污水,都具有污染性,也是环境难以承担的苦难。

然而,冒着生命风险的工资,却着实令人心寒──工人们一天可拿到的薪资约 200 卢比至 800 卢比不等──妇女和儿童的薪水最少,负责以强酸提炼的工人报酬最高。

实际的薪资,还得看提炼出的量,以及金属的质做出计价,一天工时至少 8 至 10 小时。

但这样的经济条件,能勉强让一家人不挨饿都已经是极限……

当局曾经表示,在这些骯髒且污染、烟雾弥漫的区域中工作,呼吸道疾病是个很基本的併发症,且电子垃圾所产生的重金属毒素混入土壤、河流和空气、并且累积在农作物中,影响人民的健康,造成当地居民的罹癌率逐年提升。

纵使知道如此,许多人还是冒险从事这份工作。专家表示,这些工人来自贫困地区,所以只关心自己的短期生存,「当你真的很穷,你不会在乎接下来几年会发生什幺事情」。

科技坟场的悲歌:你淘汰的手机成了环境污染恶梦

有趣的是,在印度的德里郊区,从事电子垃圾回收的居民,他们绝大多数都避谈污染,以免因为树大招风,最终被警方取缔管制,甚至失去从事这行业的基本谋生能力。

因此,他们大多不会招摇,就算冒险,也要维持整个回收产业的运作系统。毕竟,这些单位大多数都是非法的,并且在夜间进行活动以避免被发现。

未来处理电子废物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产品设计越来越複杂,这增加了恢复可重複使用的零件、贵金属和稀有材料提取的複杂性。这一领域的技术发展,对于废物管理公司和生产者能够处理複杂的产品进行回收再利用至关重要。

不过,回归最根本的处理方式,绝对是尽可能地将产品用到最大限度,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流行,丢弃再汰换,以最大限度地延长生命週期,改善产品回收、维护、回收和再利用。